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企业家该如何应对工业4.0革命?

2016/7/24 21:49:33      点击:
  首先,从竞合思维转变为聚合思维。竞合思维倾向于把与企业经营活动有关的利益相关者分为两类:一是存在较多利益交集的合作者,二是具有较多利益冲突的竞争者;当然,合作者也不排除有竞争关系,竞争者也不排除有合作关系。其实,竞合思维背后所隐含的战略追求是自身利益最大化。而在工业4.0拟构造的商业生态系统下,自身利益最大化实际上只能在短期实现,长期执行必然导致生态系统恶化,进而损害所有主体的利益。因而,必须把竞合思维转变为聚合思维。所谓聚合是指,将生态系统中每一个主体均视为具有共生关系的利益相关者,依据企业业务活动特征并通过其使命和追求将相关主体聚集在一起。聚合思维不以短期利益最大化为目标,而是以生态系统的协同共生发展为根本追求。
  其次,从管理思维转变为合作思维。管理思维产生和存在于一体化存在的企业组织,其以激励和约束个体行为为手段,以追求企业效率最大化为目标;即使强调尊重个体、以人为本等,仍不能规避将员工、下属作为管理对象。合作思维则与此不同,其产生和存在于虚拟或合作组织,其不再将以契约等形式参与组织活动的主体视为下属和被管理对象,而是视为具有共同事业追求的合作伙伴。合作思维不反对追求效率最大化,但其基点不是通过组织制度激励和约束,而是基于共享、共赢思想和参与者内在动机的自觉行为。
  再次,从控制思维转变为共享思维。控制思维基于资源稀缺性及企业价值最大化目标,其以对优质稀缺资源的独占和控制为主要手段,力图通过占据产业价值链核心环节或高端、实现对价值创造及分配过程的控制。资源稀缺是人类社会将要面对的永恒课题,创造价值也将是企业或生产者的永恒使命;然而,解决资源稀缺的有效手段不是少数人对优质资源进行控制,而是将其与世人分享,共同寻求创造更多资源和价值的更有效途径。全球创客引领的分享思想、先行者创立的共享模式、特斯拉开放专利等行为,都是共享思维的成功案例。
  在思维转变的同时,企业也必须表现出与时代特征相适应的精神风貌。熊彼特将企业家精神精辟地概括为“创造性破坏”,德鲁克将其更简洁地归结为“创新”。工业4.0时代,需要赋予企业家精神新的内涵。
  其一,超过个人成就的历史责任和时代使命。熊彼特在分析企业家从事“创造性破坏”的动机时指出:他们心中有一种梦想和意志,要找到或建立一个私人王国;并且认为,对没有其他机会获得社会名望的人来说,商业上的成功具有强烈的引诱力。处于工业4.0时代的企业家应该超越这种境界,将个人成就与社会进步、生态优化、人类生活更美好有机结合起来,承担社会精英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和时代使命。
  其二,以激情和意志支撑的必胜信心。敢于挑战、敢担风险、有征服的意志和战斗的冲动是企业家的重要禀赋,但其内在动机不能停留在熊彼特揭示的“证明自己比别人优越的冲动”。当代优秀的企业家要超越追求创造过程和成功带来的快乐之境界,以更加宽广和博大的心胸,具有战胜人类社会各种挑战的信心和激情,有为人类社会生活更美好而奋斗的情怀;不以证明自己优越为创新动机,而以社会协同共进为追求。
  其三,谦逊的品质及节俭的作风。新技术及工业革命时代必然是英雄辈出的时代。在以知识、人才聚集为主要价值来源的商业生态下,谦逊是企业家的必要品质。我们不否认骄傲、张扬的企业家能够成就事业,但只有懂得尊重、能够包容且成就他人的企业家才能持续聚集一流人才,才能推动事业稳定发展。竞合凭智、聚合靠德。熊彼特认为企业家都最明白不过的反对享乐主义,不只是因为降低成本,而是一种谦逊、坚毅的职业精神。